<object id="aqg8m"><table id="aqg8m"></table></object>
  • <strike id="aqg8m"><blockquote id="aqg8m"></blockquote></strike>
      EN
      紅色文物·黨史知識(八)
      2021/11/19
      點擊量:382
      分享到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一枚珍藏60多年的銀戒指,見證中朝友誼

       

      陳列在章太炎故居紀念館的戒指

       

             這是一枚普通的銀戒指,細細的戒圈上沒有什么繁復的紋飾,只在中間塑有一顆小小的“心”,兩邊刻有金達萊花的樣子。在僅有的幾條陰刻線條里,甚至還有黑色的泥垢塵土。這樣一枚普通的銀戒指,它的背后卻有著一個熱烈而浪漫的故事。

       

             章念輝,1940年4月生,清末民初民主革命家、思想家、國學大師章太炎的孫女,1955年畢業于上海市南洋中學。1956年8月,中國人民志愿軍23軍文工團在上海招考文工團員,章念輝應考入伍赴朝,后于1958年5月隨軍回國,她是最后一批入朝的志愿軍文藝女兵之一。

       

             “這枚銀戒指我珍藏了60多年,從不輕易拿出來。收到它時什么樣,現在還是什么樣。”章念輝一邊拿出撤軍回國時朝鮮人民送給她的這枚銀戒,一邊細細回味著那段往事。

       

             時間回到1958年,彼時的章念輝還是一名抗美援朝志愿軍戰士。乘坐火車撤離朝鮮時,沿途經過火車站,志愿軍戰士都會下車和當地人民聯歡告別。章念輝至今依然對當時的歡送場景記憶猶新:“朝鮮人民特別熱情,幾乎都是把我們抬下車的。”

       

      1959年身著演出服的章念輝在北京

       

      中國志愿軍乘坐火車回國時的場景,右起第二個車窗靠左的女戰士即為章念輝

       

             在被抬下車的那一刻,章念輝看到送行隊伍的外圍,有一個男青年正費勁地往里擠著。小伙子奮力扒拉開一層又一層的人,看他的方向,竟是朝自己而來?章念輝正覺得奇怪,這個滿頭大汗的男青年已經走到她眼前,一句話不說上來就是一個大大的擁抱,說了幾句聽不懂的朝鮮話,急匆匆地將一個紙包塞進章念輝的手里,扭頭跑了。由于下車時間有規定,志愿軍很快回到列車上,章念輝從剛才的“熊抱”里緩過神來,趕緊打開那個紙包,發現里面包著一個銀戒指,還有一封朝鮮文寫就的信。章念輝回憶道:“這封信是那位朝鮮男青年寫的,大意是說,自己的奶奶年紀大了,無法親自過來送行。奶奶說,是中國人民志愿軍幫助朝鮮人民贏得戰爭的勝利,還幫助他們重建家園,使他們獲得新生。因為打仗,家里已經沒有什么值錢的東西,只有這枚戒指是奶奶結婚時戴在手上的嫁妝?,F在志愿軍要走了,奶奶想要感謝志愿軍,感謝中朝兩國人民用鮮血凝成的友誼,所以派孫子跑到歡送中國志愿軍的地方,代表奶奶向一位女兵送出這枚戒指,這是奶奶對全體志愿軍指戰員的祝福。”機緣巧合之下,章念輝成為了小伙子的“命中目標”。按照貴重物品必須上交的規定,章念輝將戒指和信一起上交給團長。團長了解來龍去脈之后對她說:“老大娘的心愿是把戒指送給志愿軍女戰士,既然送到你手里了,那你就好好收藏吧!”

       

             這一收藏就是60多年,其間,章念輝經歷數次工作調動,這枚戒指一直被她放在最要緊的地方,完好無損,直到現在。如今,這枚銀戒指被捐獻到章太炎故居紀念館,陳列在展柜中,默默地向人們訴說著曾經的故事。

       

             這枚戒指提醒我們,在那個戰火紛飛的年代,是我們的先輩在一窮二白、百廢待興的局勢下,不畏強權、敢于斗爭,才有了我們今天的歲月靜好、山河無恙。戰爭的硝煙已經散去,凝練的民族精神卻代代傳承。我們緬懷先烈,就是要學習老一輩革命家“宜將剩勇追窮寇”的革命精神,以永遠在路上的堅定和執著,堅決戰勝前進道路上的艱難險阻,早日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。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來源:學習強國“浙江學習平臺

      工信部備案號:蜀ICP備19016361號 版權所有:天府生命科技園 中國西部生命科技產業門戶  技術支持:成都馳創數碼

      达人彩票